Advertisements
騎大像是東南亞旅遊的經典項目之一,4月25日,一頭景區的載客大像在40攝氏度炙熱高溫下被強迫載客,到達目的後在路邊倒下身亡。報導稱,這一幕讓很多在場的遊客都心痛得哭了。 “呼籲柬埔寨全面禁止騎行大象的項目” 的請願書在網上公佈,現在請願人數已超過了50000個簽名的目標。 大象死不瞑目的照片現在傳遍各個網站,人們開始了解騎乘產業背後大象悲慘的日常。大象的死亡敲響了警鐘,遊客真的可以拒絕騎大象的誘惑嗎? 據世界動物保護組織介紹:“歷史上,在泰國的亞洲像被用作伐木的工具。但是1989年政府全面禁止森林的商業性砍伐後,很多圈養大象進入到了娛樂行業——騎行、表演、街頭行乞”,自此開始的大象表演吸引源源不斷的遊客,成為東南亞旅遊的熱門。
▼泰國旅遊項目——騎乘大象
而旅遊區動物悲慘遭遇、死亡驚醒了民眾,BBC記者向那些去過東南亞旅遊的遊客提問,他們是否繼續參與這類旅遊項目。他們這樣回答: 有過這種經驗,跟很多去過亞洲的遊客一樣,我騎乘過大象。每當我現在回想起來,都是一個很不好的經歷。 搖搖晃晃地坐在一個綁在大象背上的木製小椅上,大象沿著設計好的路徑穿過叢林。相片中坐在像背上的就是我。除了體驗不舒服,還有道德上的不文明,作為人類的我也看到大象眼中透漏出來的不舒服。在大象載著我們步行時,管像人時不時通過手中帶尖鉤的棍子來拍打大象,指揮它行走。當我忍不住去問這樣會不會傷到大象時,管像人只模糊地回答道:“沒事,他們的皮很厚。” 泰國小說《過馬路的大象》這樣描述被圈養的大象:“生鏽的長鐵鍊一頭綁在木坎樹下,另一頭綁住大象的左後腳。這是人類發明的鐐銬,本來它在森林裡自由自在生活著,但現在卻被一條生鏽的鐵鍊綁住,它龐大的身軀倒在地上睡著。” 在最近幾年去柬埔寨的觀光團中,導遊在車上問到,到吳哥窟寺時要不要騎大象。團客都是堅決說不的。 雖然項目的經營者說旅遊區的大像都被照顧得很好,但騎行本身就是不人道的行為。把剛出生的小象買回來,借它來運伐木或者納入旅遊項目,就意味著用一種殘酷的方式打破了它的靈性。
▼和老虎來一場完美的自拍盛宴,但這道德嗎?
去泰國旅遊之前,旅客會想方設法了解這趟行程。 “你只需要去旅遊網看遊客對旅遊項目的點評,就會看到他們知道大象受到粗暴對待後的反應,是既震驚又憤怒的。”世界動物保護組織的英國負責人說道。但還是有人興趣不減。有熱評是這樣描述騎行體驗的,“有趣又興奮,令人終身難忘” “ 騎大象,餵猴子和參觀老虎寺,在那裡我們餵了一個7個月大的老虎幼崽”,到網站查詢的遊客就會被這部分的熱評所吸引。 為了減少熱評的影響,世界保護動物組織已經說服超過100家旅行社經營者停止推銷大象的表演和相關的旅行,組織希望通過旅遊網站給遊客傳達騎行大象悲慘生活的信息,來引導遊客文明觀光。
▼幫大象洗澡代替騎乘
很多人認為在表演的野生動物都是馴養的,野性不大。但是大部分的動物專家表示,大像從未被真正地馴服過,它們都是被圈養的野生動物。支持禁止項目的人認為,這些束縛它們的行為,會對這些高度交際和動物的精神健康造成了嚴重的創傷。幾年來,遊客們都在消耗著大象的身體。 東南亞旅遊業的大部分收入一直是靠大像或者接觸其他動物的體驗來維持。世界動物保護組織的聯合創始人曼徹斯頓先生說:“如果騎行的項目取消,管像人就沒有任何收入,沒有錢的結果只會令他們沒辦法養象”。遊客如果想看大象,還有其他方法:可以去清邁治療受傷動物的醫院——泰國大象自然樂園。同時,政府應該幫助旅遊娛樂業運營商實行商業多樣化,他在此引用了泰國政府的方案:政府補貼管像人,讓他們把大象帶回叢林自由生活。但是對於一個幾世紀都把動物用來勞作的國家,一條禁止從大象身上賺錢的禁令,不一定可行。
▼小像被馴服的過程
他說,西方遊客可能減少對大象騎行的興趣,而亞洲遊客對這類項目躍躍欲試。真相就是,對於大象騎行:除非需求停滯,不然這種項目不會停止。 據英國的《每日郵報》報導,在2014年,每年有50至100隻大象幼崽從緬甸的森林賣到提供的旅遊營地。如果繼續下去,緬甸的亞洲象會在大約十年的時間裡滅絕。亞洲像已經被國際自然與自然資源保護聯合會(IUCN Red List)認定為瀕臨滅絕的物種,野生的亞洲像已很少,現在柬埔寨大概有70只被圈養的亞洲象。 除了大象,還有很多動物處於被虐待的環境中。 2016年初,世界動物保護組織與牛津大學野生動物保護研究中心合作發布了《全球十大最殘忍的野生動物娛樂表演項目》報告,裡面顯示十項最殘忍的娛樂表演依次為:大象騎乘,與老虎合照,和獅子散步,參觀熊園,抱烏龜,海豚表演,耍猴,參觀貓屎咖啡園,親吻眼鏡蛇,鱷魚養殖園。
Advertisements
Facebook 留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