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遠在大洋彼岸的美國,有位小哥31年來一直在父親用鈔票撐起的掩護傘下掙扎。 他叫「Travis Knight - 特拉維斯・奈特」,僅僅形象上這位低調的寸頭哥與通俗人並無絲毫差異:
但他背後卻站著天下上最有錢的父親之一,球鞋帝國「Nike」的首創及掌門人,身價230億美金的球鞋界無冕之王—— 「Phil Knight - 菲爾·奈特」
憑據權威網站HIGHSNOBIETY統計,停止去年,Nike市值到達862億美金,已經5倍於adidas:
今年,Nike市值破了1056億,抵得上所在地俄勒岡州整年GDP(1947億美金)的一半。
身為Nike令郎哥,1973年出生從小滿腦子想法的Travis發展歷程很是煩惱,甚至同父親隔膜凌駕30年。 天天頂著「菲爾・奈特兒子」頭銜,不僅導致他被視為令郎哥中的王者,更被身邊同硯當做代購便利店: 「你能幫我搞來那雙限量Air Jordan嗎?」 「給我弄張邁克爾・喬丹署名,你就是我年老。」 此類要求天天在他眼前重複上演。
被無聊要求及異樣眼光充斥的生涯,令幼年Travis不停受到騷擾,高喊:「去特么的球鞋!老子不賣鞋!」,甚至拒絕穿Nike鞋,直至今天。 將Dr.Martens生產的馬丁靴作為最愛的他,還稱謂腳下靴子為「Lucky DocMartens」,表達對家族企業Nike的強烈排擠:
不僅厭惡Nike,被民眾奉為真神的NBA傳奇球星們更讓Travis一臉瞧不起。尤其誰人經常去他家串門蹭雪茄的「MichaelJordan - 邁克爾・喬丹」。 是的,就是那個套用自己名字出了29代球鞋,生意分分鐘幾十億上下的籃球飛人,喬丹。
更挑事的是,這個哥們沒事就來他家千八百平米的私人籃球場和Travis打球,將他重複血虐—— 不知是真不懂事,還是假不懂事:
球場陰影導致Travis向來對籃球的一切極端惱恨,這位球鞋帝國王子甚至面臨媒體開噴: 「去特么的喬丹!他不外是我爸的客戶而已!」 年齡不大態度囂張的他,立誓阻擋籃球甚至一切體育運動,旌旗鮮明阻擋親爹的運動鞋生意。
在父親及旗下Nike光環下艱難生涯17年後(這種苦惱凡人可能無法體會),起義的Travis突然宣布: 「念書有鎚子意思!老子要去玩說唱!」 離家出走跑到紐約前方出道,自起藝名「chilly TEE」:
顯然,在老黑當道的說唱聖地紐約布魯克林,沒有一個唱片公司願與這位白人小哥簽約。 這下好,金牌親爹菲爾・奈特從天而降,揚了揚手中鈔票,頂級唱片公司MCA立馬乖乖將他收下:
同每個有追求的年輕人一樣,於Travis而言,接受這份父愛無疑意味著交出自尊。 堅持靠實力用飯的他絕不猶豫用唱片名表達對父親款項鋪道行為的厭惡: 「Get off mine - 離我遠點。」
作品一經刊行,殘酷現實將起義的Travis狠狠擊穿,基礎沒人願意買這個富二代的唱片。 反抗父親首輪失利,Travis老忠實實回去念書並以第一名考入波特蘭州立大學。 結業后,拒絕父親提供事情時機的他,毅然隱姓埋名加入一家動畫廣告事情室「Will Vinton Studios -威爾・威頓事情室」實習,誓要證實:
「每個成熟男性都應自食其力,而非依賴養你已18年的父親。」 除端茶倒水跑腿打雜做廣告,Travis投入險些所有時間虛心鑽研定格動畫。 這種動畫,每秒背後都是24張畫面(即是:幀),而每個畫面都來自製作者將模子細微移動后拍攝的圖片,要求精緻,事情量極大。
同海內上天入海,跑車女人無所不玩弄的富二代差別,他喜歡自食其力: 「兩三秒的鏡頭就是優美的一天,而不是活在父親的蔭蔽下。」
故事總是出人意料,這一能寫入海內電視劇的青年勵志劇本,隨著Travis親爹的泛起,再度被攔腰擊斷。 菲爾・奈特再次揚了揚手中鈔票: 「兒子有夢想是好事,我得支持!」 2002年,這位掏出幾個億買下威爾・威頓事情室的Nike老闆,讓兒子垂直騰飛升任股東。 在碾壓眾生的父愛(款項)眼前,事情室首創人威爾・溫頓本人及董事會成員外貌對此毫無異議,就一個字:服。 但他們眼裡還不滿30歲的Travis,只是一個屁都不懂的毛頭小子,唯一明確的原理是: 「老爸買公司,兒子坐享福利。」 Travis並不這麼以為,自尊心嚴重受創的他告訴父親: 「去特么的錢!我就想安平靜靜的做點自己的事!」 一番談話幡然醒悟后,這位Nike老闆信賴: 「兒子說的很對,我得為他提供優秀壞境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又一次,老頭揚起手中鈔票,股東兒子直接加冕為董事長,先前滿腹意見的公司首創人威爾・威特掃地出門,潔凈利落: 這下,Travis再也無法忍受父愛的干預。 嚴詞拒絕父親支持的他離家出走,獨自負擔威爾・威頓事情室通盤運營。 突然承載起公司幾百人的生計,壓得這位29歲的年輕人險些喘不外氣,謀划壓力下甚至不得不裁員,保證新公司運轉: 現實欺壓下,Travis天天事情16個小時,第一個到事情室,最後一個脫離,險些天天吃住在事情室,絲毫沒有一個富二代應有的覺悟,其目的無他: 挽回自尊。
為此,Travis天天早上七點開工,沒多久手指就沾滿動畫道具上的膠水,牛仔褲上全是灰塵污跡。 花數小時一點點移動模子,每次細小移動都必須照相,數小時艱辛事情背後僅僅代表著移動幾毫米。 由於需要不停調整玩偶姿勢賦予它們生命,一名動畫師每周只能完成3.7秒動畫: 一部90分鐘的影戲則意味著24x60x90即129600張圖片。 製作3D影戲事情量更是艱辛,由於3D影戲的左右眼畫面完全差別,必須離開拍攝,事情量直接翻倍:
道具準備龐大得多,一部影戲光手工製作道具就達20000件, 最細微道具必須用縫紉針一點一點縫製,細膩到極點:
依賴3D列印的面部心情件足足有55000個,聯合服裝,組合出凌駕100萬種人物造型:
這僅僅是Travis的事情常態,身為事情室CEO的他,照舊首席動畫師,必須設計製作作品中險些所有主要角色:
就這樣,沉醉動畫近2年後,一則新聞不僅將Travis打入谷底,更讓他重新思索同父親的情感: 2004年5月,Travis34歲的哥哥,「Matthew Knight -馬修·奈特」在一次為基督兒童募捐的潛水慈善運動心臟病突發,搶救無效去世。 面臨這一新聞,在闤闠上履歷大風大浪66歲的父親,被徹底擊垮:
葬禮幾個月之後,難以蒙受喪子之痛的菲爾,辭去Nike CEO職務。 現在,Travis突然明確: 父親用款項對他的支持只是表象,其背後則是對他的依賴,深邃、難以啟齒。 他明確了父親對他的愛是何等深沉,明確了一個父親對孩子的掩護和重視:
31歲的Travis徹底明白了父親的所作所為,決議作為父親的繼續者進入Nike治理層資助他。 並於2005年將事情室正式更名「Laika - 萊卡」,在種種嫌疑和質疑聲中完成3部動畫作品,每一部都求名求利: 「Coraline & the Secret Door -鬼媽媽」:奧斯卡和金球獎最佳動畫長片雙料提名,獲得安妮獎最佳音樂、角色設計,票房1.245億美元。
「ParaNorman - 通靈男孩諾曼」:奧斯卡最佳動畫長片提名、英國影戲學院獎最佳動畫片獎,票房1.07億美元。
而球鞋小怪人們對這個叫諾曼的男孩應該很熟悉。 2012年為紀念諾曼發售Nike推出的「PARANORMAN NIKE AIR FOAMPOSITE ONE -通靈男孩噴」,各路球鞋小怪人掏5萬元都搞不到一雙,苦惱至極:
「The Boxtrolls - 盒子怪」:奧斯卡最佳動畫長片提名,以及安妮獎最佳動畫長片提名,票房1.09億美元。
2013年美國最具影響力的商業雜誌「Fast Company」雜誌公布「全球最具創新能力的10家娛樂公司」,Travis的公司Laila與Youtube等天下頂級公司一同名列其中。 終於,Travis不僅明白父親對自己的愛,還用行動證實: 這個自力的年輕人,不靠爹依舊可以改變天下。
身處這個「炫父事務」刷爆網際網路的時代,父子之情太容易被歪曲,也太容易被遺忘。 和Travis一樣,對每個兒子而言,父子情感永遠比戀愛更深邃,更隱晦。
Advertisements
Facebook 留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