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初的一個深夜,一聲貓的慘叫聲,把貓奶奶從睡夢中驚醒,就在迷迷糊糊地判斷真假的時候,又是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響起!

奶奶一咕嚕下床,手忙腳亂地穿上衣服,朝樓下奔去!

 

兩個月前,也是這樣一聲慘叫把我從夢中驚醒,從此再也見不到流浪的虎哥!

今天一定要出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

奶奶朝剛才發出慘叫的方向快速走著,孩子,等著,

奶奶來了,堅持住!奶奶來了!!

 

周圍異常寧靜,無論哪個方向都沒有一點聲音。

人聲,車聲,風聲,蟲聲,統統沒有。

奶奶睜大眼睛四處搜尋,什麼也沒有發現,剛才那兩聲慘叫似乎根本就不曾存在。所有的樓都黑著,連一盞忘記關掉的燈都沒有。

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瞬間蹤影全無?

Advertisements

此時發現,獨自清醒是一種被扼住喉嚨的孤單。

▲回到家看錶,差5分鐘凌晨3點。

奶奶躺在床上,想著那兩聲貓的慘叫。聲音中氣很足,有些蒼老,不是年輕的貓。

奶奶把目標鎖定在卡西莫多、花狸,可可三隻年長的貓身上。

月光,你如此聖潔,請保佑貓孩子遠離罪惡的魔掌......

Advertisements

▲第二天一早,見到了花狸,花狸平安。

下午看到了可可,可可平安。

Advertisements

▲天兒也平安。

貓兒村所有的孩子都按時來吃飯了,只有老貓卡西莫多沒來,而且連續三天沒有出現。

林媽看見我問:你見「老虎頭」了嗎?林媽的問話,讓奶奶心裡猛地一抖。

老貓頭大,外號叫「老虎頭」。

林媽經常去餵一隻帶著孩子的母貓,我就是從林媽那裡知道,今年春天老貓天天去守著那隻母貓。

Advertisements

林媽也已經三天沒見老貓了!我的心冷到冰點!

▲第四天早上,奶奶給貓兒們放完糧,轉過身;

老貓?!這還是那隻漂亮的老虎頭嗎?

Advertisements

▲老貓抬起頭看了看奶奶,

老貓啊,你怎麼傷成這樣!整個臉全是血印,都花完了,奶奶真是心疼啊!

▲全是迎面傷,有幾處傷口很深。三天過去了,傷口開始結痂。
Advertisements

▲從遠處一看,還以為是被人為弄傷的呢。

但餵養流浪貓多年的貓奶奶有經驗,毫無疑問地,這樣的傷痕是與同類決鬥留下的。

▲老貓消失了幾日,看來是餓壞了,放下貓糧就開始咕嚕咕嚕地吃了起來
Advertisements

▲老貓吃飽了,它很想用舌頭舔一下鼻子上開始發癢的傷口,但試了幾次都夠不著。

老貓,你和誰打架傷成這樣?老了,不能再這樣拼了,會要命的!

這次老貓的對手是誰不好說。據說隔壁小區來了一隻公貓,也盯著老貓守的那隻母貓,那隻公貓長得什麼樣,奶奶沒有見過。

Advertisements

▲從這之後,老貓每天晚上過來吃飯,直到雨季再次消失。

每天奶奶都在等待,相信老貓一定會回來。

▲7月初,老貓果然回來了。雖然它在暗處,但只消餘光一掃就知道它回來了。

貓尾巴都露出來啦!

Advertisements

▲"老貓。"

聽見奶奶的呼喚,它從陰影中走出來。

"等著,奶奶去給你拿吃的!"奶奶迅速上樓,拿來罐頭和貓糧。

▲老貓臉上的傷已經消失的沒有蹤影,鼻子上留下了一道不易被察覺的疤痕。
▲花狸在棚子下面耐心地等待,其他貓咪吃飯的時候,它從來是這樣。
一隻又一隻貓兒離開飯桌,花狸睜開了眼睛。

▲它跳上了通往夏棚的木梯,在邁入夏棚之前打量了一下裡面的情況,確認還有沒有貓沒吃完。

只剩下老貓還在吃,花狸似乎覺察到有點不對勁。

▲它悄悄上前,謹慎地嗅老貓身上的氣味。

▲老貓已經把罐頭吃光,正在咀嚼貓豆,全然不覺背後被貓緊盯。

老貓還在吃,這花狸令非常不爽。

▲老貓終於察覺到身後的「動靜」,它「嗷」地一聲轉過身。

▲以往劍拔弩張的陣勢再次出現,但戰爭並沒有爆發。

它們已經較量過多次,都知道對手的分量,不到萬不得已不想動手。

▲花狸一萬個不愉快地盯著老貓。

我把盆里新添上貓糧遞到花狸跟前說:「花狸,這是給你的,別和老貓較勁了,吃飯吧。」

▲花狸不理睬貓糧,只盯著老貓。

▲老貓吃飽了,盤裡還有剩餘。

猶豫片刻,它決定在盤子跟前趴下守著自己的糧食。

對於一隻捱過餓的貓來講,糧食的重要性,它清楚得很。

▲就這樣它和花狸各自守著糧食,誰也不打算先離開。

也不打算向對方發起進攻,但雙方喉嚨裡不時地發出「嗚嗚」地威脅聲。

▲終於花狸昏昏欲睡。
▼趁此機會,老貓離開飯桌,它渴了。

▲剛才還昏昏欲睡的花狸,此時睜開了眼睛。

它根本就不可能睡覺,閉上眼睛是給老貓一個離開的機會。

當雙方都不想打的時候,總有一隻貓為另一隻貓,創造這樣正常離開的機會,聰明吧?

▲老貓走進了花園。
▲先在新舖的磚路上打幾個滾。
▲然後梗著脖子和奶奶的照相機瞪眼。

▲再然後躺倒,繼續打盹。

請注意老貓的腿,一般的長毛貓四肢短,而老貓的四肢粗壯且長。

▲換了個角度,老貓似乎踏踏實實地在花叢中睡著了,安寧而祥和。

“老貓,不要走了。你老了,身體不再強壯,腿腳不再靈活,牙齒不再鋒利,做個守花園的老園丁吧。奶奶會幫助你晚年活的不那麼辛苦,不那麼慘烈。”奶奶對老貓念叨。

如果是一個流浪的人,奶奶想就不會再離開了,但它是一個流浪慣了,野慣了的老貓啊!

然而,奶奶去餵大黃,15分鐘後回來時,老貓已經走了。

它渴望溫飽,渴望友善,但卻沒有留下,因為它是一隻流浪貓。

它們祖祖輩輩享受獨往獨來的自由,也承受獨往獨來的凶險,沒有力量能夠讓它們改變,我們做不了貓的主。

一隻老貓,以它垂暮之年的身軀,依然高歌著「勇氣」,令人敬佩,給人觸動。

老貓,這兒是你的家,受傷的時候,肚子餓的時候,覺得自己真的老到走不動的時候,

記得回家,奶奶等你。

Facebook 留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