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83歲的老母親上手術台做手術,我們六個子女六家人整整把手術室外擠得水洩不通。上次聚得最全的時候大概就是二十年前料理父親的後事的時候。
圖片來源於網路


也是在那時我才突然感到深深的恐懼:自從父親去世以後,母親就開始過上了空巢的生活。母親養育我們兄妹6個,三個哥哥結婚之後都跟著嫂子留在外地城市生活,我們三姐妹也都有各自的家庭,平時也就過時過節才能聚在一起,母親提早在家準備好了飯菜等著,大家拖家帶口的回來吃頓熱飯熱菜,然後又都匆忙的離開。
Advertisements


我嫁得離娘家近點,老公也挺孝順的,母親也願意過來走動,每次來家裡從來都是提著大包小包的,不是她種的菜就是做好的糕點,來一會就走,基本上很少在我家留宿的。我們總挽留她住在我們家,可她卻擔心我在婆家難做,讓她住三個兒子家吧,她又擔心兒媳婦不喜歡影響小倆口夫妻關係。然後就一個人住在陰暗潮濕的瓦房裡,下雨天房間裡經常漏水,又擔心雨下大了房子會沖垮,整夜整夜地沒睡個好覺。
Advertisements
圖片來源於網路


哥嫂是大城市住慣的人,都不願意回來做新房子,母親擔心等以後她不在了,家裡的老宅基地會被村里人佔去了,就讓幾個兒子拿錢出來蓋新房子。就為了蓋新房子,母親不知道受了多少兒媳婦的埋怨背地裡抹了多少眼淚,長期吃比較硬的米飯引發了膽結石。新房子總算是蓋起來了,母親還沒住上三個月就病倒了。


經過兩個多小時的手術,目前堅強地從手術台上下來了,在重症監護室僅2天就醒過來了。母親卻不知道她早已患上了胰腺癌晚期,病情沒有緩解,母親在病床上一遍遍地問醫生什麼時候可以回家,眼看著還有幾天就過年了,醫生好心說回家過年。在母親生命最後的幾天時間裡,她每天都盼著兒子能回家來看最後一眼,可是大哥那會正在北京開會,最有出息的三哥也因為有事而不能立即趕回來。母親臨終前的遺言:兒啊!救命啊!
Advertisements
母親下葬那天,兩個哥哥才趕回來,在母親的棺木前嚎啕大哭,可是又能怎樣,母親已經走了,帶著深深地遺憾走的。也許我這輩子都無法釋懷這件事。我們忍著悲痛送走了母親,再看一眼母親用盡最後力氣做的房子,從此這裡再與我無關了。娘家,沒有了爸媽,沒有了讓我留戀的東西了。幸好婆家待我很好,讓我感受到溫暖。
Advertisements


如果將來有一天,爸媽不在了,你還會回娘家嗎?
Facebook 留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