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男友丁濤認識兩年了。他高高帥帥的,脾氣溫和,有涵養,對我也很疼愛。

按說,有這樣的男朋友,真心實意地對我好,把我捧在掌心裡呵護,應該挺滿足了。

可是,對我的這段戀情,我媽是拚命反對。就因為丁濤的職業,他是賣滷肉的。他帶我去過他的滷肉店,店面不大,但生意非常紅火,買肉的人排了好長的隊。

我家的家境還算不錯吧,父母都是高知,就我一個女兒,從小他們就給我報各種班,琴棋書畫無一不精。我大學畢業後留校,做了老師。按父母設計的,我走的是高端文藝範。他們理想中,我的結婚對象應該是那種家底豐厚的青年才俊。

所以,我一直沒敢和爸媽說丁濤是賣肉的。我想等生米做成了熟飯,再告訴他們,那樣即使他們反對,也沒有辦法了。

Advertisements


可是我媽還是知道了丁濤是賣肉的,她知道後就強烈反對,說一個賣肉的有什麼出息?我們這樣的家庭,怎麼能嫁給那麼粗俗的人?以後結婚了要過那種世井俗婦的日子,你這雙彈琴作畫的手,要洗衣做飯抹地刷尿盆,想想都可怕……
我媽又去找丁濤談,說我女兒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仙女,你能養得起嗎?你一個賣肉的,有房嗎?有車嗎?能給她富足安寧的生活嗎?

Advertisements

丁濤沒有回答我媽的話,他只不卑不亢地說:“阿姨,我和小迪是真心相愛的。真愛面前,每個人都是平等的,和職業,家境,相貌,出身都沒有關係。您可以反對,但只要小迪願意,任何人反對都沒用。阿姨,我很忙,如果您沒有別的事,我就先告辭了。”

他就這樣把我媽撂在那裡,禮貌而平靜地離開了。

我媽呆在那兒,半天沒回過神。

但我媽並沒有改變主意,她開始利用各種關係,給我介紹男朋友,逼著我去相親。

我不知道我媽一個高知分子,原來也和那些一哭二鬧三上吊的婦人一樣。她說我要是敢和丁濤結婚她就死給我看,後來她就把手腕割了……

我只好和丁濤分手了,我被搞得身心俱疲,再沒有精力應付他們。

Advertisements


分手那天,丁濤很難過,他聽我說了一堆分手的理由,想說什麼,終究什麼也沒說。只是嘆息一聲,祝我好運。

我按我媽的意思,和一個做生意的富二代開始交往。

有一天新男友帶我和爸媽一起去吃飯,在那家高檔餐廳門口,我正好遇上丁濤。

他穿得很正式,西裝革履的。我們在一起的時候,他從來都是穿休閒裝的。

我很奇怪,丁濤怎麼會在這裡呢?我很冒失地上前問:“你是來給餐廳送肉的嗎?”

丁濤微笑著沒說話,我身邊的新男友卻抓住我的胳膊,小聲說:“開什麼玩笑,丁總是這家餐廳的老闆,咱們市裡這幾家最高端的餐廳都是他家開的。”

我驚詫不已,問丁濤:“你不是說你是賣肉的嗎?”

身邊的男友又趕緊解釋:“丁總是賣滷肉起家的,他們家的滷肉全市有名,很多人排隊還買不到呢……”
Advertisements


丁濤看著我,低低的聲音說:“對不起,之前沒暴露我的身份,是因為我覺得愛情和這些東西沒有關係,只要兩個人真心相愛就夠了。我不希望愛情中摻雜了別的東西,不再純粹。但是很遺憾,大家終究都是俗人,經不起考驗。”

說完,他翩然而去。

留下我,傻呆呆地站著,半天沒回過神。

我的旁邊,站著我同樣驚呆的媽媽。她的目光追著丁濤的背影,一臉大寫的悔。

Facebook 留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