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慧桃與丈夫在城裡打拼幾年,攢下點錢,再找人借一點買了輛車,輪流跑起了出租。

這天近黃昏時,蘇慧桃將車開到環城路口,前面不遠有人招手要車,她將車開過去停下,這是一位女乘客,長及腰際的頭髮。

蘇慧桃不由多看了一眼,發現女子有著一張異常蒼白的臉,車子徐徐開出,十多分鐘後女乘客叫停,然後付款,下車,女子消失在漸濃的夜色中。

第二天,蘇慧桃在環城路口又遇到女乘客,然後第三天同樣如此。

第四天,當女乘客又在同一地點下車時,蘇慧桃禁不住起了好奇心,她悄悄地開車尾隨過去,只見那女子往路深處走,一會兒就不見了人影。

蘇慧桃大吃一驚,她停住車,想一想就掉頭往後開,心還在怦怦直跳,她記起,這裡原是一處豪宅,不知何故荒蕪下來,聽說那裡面經常鬧鬼。
Advertisements


蘇慧桃回去跟丈夫講怪異的女乘客,丈夫不以為然,說:“你多心了,這世上哪有什麼鬼?”

但蘇慧桃還是有幾天沒敢走那條道,後來,膽怯敵不過好奇,她又一次在環城路口送女乘客,女乘客下車說了一句話:“你不是想知道我去了哪裡嗎?”

蘇慧桃大著膽子跟了上去。

走進大門,蘇慧桃才知道原來這裡還有這麼大一片房屋,裡面燈火通明,但沒有一個人。

蘇慧桃緊跟在女乘客後面往樓上走,越往上越能聽到咚咚的腳步聲,忽然眼前一閃,女乘客不見了。

蘇慧桃驚出一身冷汗,她不敢出聲喊,定定神,只得硬著頭皮走上樓,再一間房一間房地看過去。

這時,她聽到有細微的聲音傳來,然後變得清晰,“哇哇……”是小孩兒的哭聲,蘇慧桃辨了辨聲音發出的方向,然後走過去。
Advertisements


蘇慧桃站在床前,有些難以置信地瞪圓雙眼,床上是一個只穿著背心的光屁股玩具娃娃,哭聲,是它發出的麼?

蘇慧桃頭皮陣陣發緊,不知什麼原因,她撲過去抱起玩具娃娃,跌跌撞撞奪門而逃。

回到家裡,蘇慧桃從玩具娃娃貼胸暗格里搜出一張紙條,當時,她的第六感覺告訴她,娃娃身上有名堂,果然不錯。

紙條上只有一句話:我是孫敏,我是被牛建東害死的。

蘇慧桃心裡咯噔一下,這牛建東她算是認識,就是藉他的錢,蘇慧桃才買起了車,除此,家鄉兄弟因田裡事與人爭執被打成傷殘,也是找他托關係才打贏官司得到賠償。

所以,蘇慧桃在心裡是把他當恩人一樣感激,她跟丈夫商量,兩人決定把這事放一邊,對誰也不吱聲。
Advertisements






幾天過去,蘇慧桃心裡漸漸不安,孫敏用這種方式傳達信息,顯然是相信她為人正直,可她卻因為一己之私,要辜負一個也許是無辜的亡靈。但她暫時不想報警,打算自己親手調查此事。

首先蘇慧桃去豪宅附近人家打聽得知,孫敏是牛建東前妻,原是富豪女兒,後結識牛建東不久成婚,而婚後幾年孫敏沒有生育,後來不知怎麼孫敏竟抑鬱成精神病,在一次出外遊玩時失足落入水中而死。

Advertisements
孫敏是真有精神病嗎?這是蘇慧桃的第一個疑惑,講述的人不置可否,一笑,說:“有人說有,有人說沒有,誰知道。”

幾天后,蘇慧桃來到市精神病院,這也是當年牛建東帶孫敏就醫的地方,但一打聽,說是孫敏當年的主治醫生退休了,現在去了外地女兒家,要過些時日才能回來。
Advertisements


蘇慧桃有些失望地往回走,路上,微微起了風,不知何處飄來一張紙條,在蘇慧桃腳跟前後旋動,蘇慧桃心一動,撿起紙條,展開一看,上面寫著:小心,後面有車跟著你。

蘇慧桃一回頭,就見一輛黑色麵包車忽地貼著她的身體開過去。好險,只差一厘米就撞上了,蘇慧桃擦一把冷汗,雙手合掌感謝神靈暗中相助。

回到家,丈夫不在,過一會兒鄰居敲門進來告訴她,她丈夫出事了,被車撞成了植物人,在醫院躺著,打了她一天電話都關機,蘇慧桃驚得一跳,才發現手機沒電了,她一轉身朝醫院趕去。

丈夫躺在特護病房,頭部纏滿繃帶,只露出眼睛鼻子和嘴,蘇慧桃撲上去,禁不住失聲哭起來,忽然,她感覺丈夫的手一用力,往她的手裡塞了一張紙條,同時在耳邊用極低的聲音說:“我沒事,放心,回家去看。”
Advertisements


蘇慧桃一愣,很快猜出其中有隱情,她作勢又哭了一通才回家來。

一關上門,蘇慧桃就打開紙條,只見上面寫的是:可去陽和鎮李家村找豪宅看門人李老頭兒,他是當時孫敏落水的目擊證人。


第二天一大早,蘇慧桃就搭上開往陽和鎮的班車,車一路開開停停,到一個小站時上來三個人,蘇慧桃本能地意識到這三個人是沖她來的,不由得有幾分緊張。
Advertisements


到站後下車,蘇慧桃問一個路人李家村怎麼走,這時就上來兩個人,一左一右架著她的胳臂拖上旁邊一輛小車,車門一關的一聲開走了,那鄉下路人不知報警,就那樣傻乎乎地張著嘴看車絕塵而去。

蘇慧桃的心瞬間沉了下去,她意識到自己遇到了大麻煩,怎麼辦?車往鄉間小路開出十多分鐘,奇蹟發生了,只見一個人以極快的速度滾到車輪底下,開車的司機本能地一剎車,蘇慧桃身手敏捷地推開車門跳下,撒腿往前跑,然後一骨碌從山坡滾了下去。

那幾個人隨後追來,可周圍找遍了也不見蘇慧桃,就像遁地了一般,只得罵罵咧咧回到車跟前,這才發現那莫名其妙擋道的竟只是一個農家用來驅趕鳥雀的充氣塑料人,不由得嘀咕:“媽的,真是見了鬼了。”
Advertisements


那伙人走遠,蘇慧桃才一瘸一拐地從草叢中鑽出來,半小時後到達李家村,路邊有一位正在勞作的老者,蘇慧桃上前問他可知道當年豪宅看門的李老頭兒住處。

老者很奇特地看了她一眼,說:“你跟我來。”

他把蘇慧桃帶到山後一座孤墳前指著說:“他就睡在這裡。”

蘇慧桃吃了一驚,沒想到會這樣,她圍著墳堆轉了幾圈,老者已悄然退去,蘇慧桃打開背包取出乾糧就著礦泉水吃中餐,那老者又出現了,盯著她的眼問:“你找他到底有什麼事?”

蘇慧桃於是斟酌著說明來意,那老者沉默半晌才說:“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他帶蘇慧桃來到一個石洞,先謹慎地四處一望,然後伸手一推石壁,開了,竟是洞中有洞啊,蘇慧桃驚奇地跟著走進去,好一會兒,眼睛才適應洞中的黑暗,這才發現洞窟中一張床上躺著一個鬚髮皆白且長的人,帶蘇慧桃進洞的老者扶他坐起,說:“二哥,她是來找你的,就為那樁事。”
Advertisements


那被喚作二哥的人用死魚樣的眼緊緊盯著蘇慧桃,良久,才顫顫地說:“我知道大限快到了,有些話不說,我死不瞑目啊。”

半個月後,蘇慧桃在當地報紙上讀到一則消息,說三年前死於意外溺水事件的豪宅女主人其實是被人謀害,唯一目擊證人為躲避追殺,在石洞藏身三年後復出,指認謀殺行為是女主人丈夫親為,目的是為獨霸巨額家產……

牛建東將要在牢房度過他後半生。





這天天氣晴好,蘇慧桃又一次趕往陽和鎮,要去看望那位可憐的洞中老人,並給他帶去一些專門治因久住洞中而患了風濕的藥,但到那里人家告訴她,老人一年前就去世了。蘇慧桃想,怎麼可能?前些天還看到他。
Advertisements


她自己找到山上,墳依然在,而那個老人藏身的石洞卻怎麼也找不到了,問別人,都說,從未聽說有這樣一個石洞啊,蘇慧桃只得怏怏而回。丈夫早已出院,兩口子照常開出租車,只是傍晚車至環城路口,蘇慧桃再也沒見那長發女乘客。
Facebook 留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