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的一天,我接到老家父親的電話。

電話當中父親說伯父走了。讓我們回家送他最後一程。

人生在世,草木一春。不管生前做過什麼事情,也不管如何對我。畢竟他是長輩,死者為大,所有的事情也都告一段落。隨著生命遠去而遠去了。
想起當時的事情,真的是太令人傷心了。
Advertisements


那是2009年4月,我爺爺去世的日子。

如果不是親身經歷過的事情,真不敢相信這世上還有這樣的兒子,這麼的不孝,不但是生前不孝,且死後還是這樣。真讓人寒心。

我父親他們四兄弟,我父親老二,我爺爺死時87歲。

我永遠記得那一天,我從外地趕回來,來到爺爺的病床前,看到骨瘦如柴的爺爺,不由的眼淚流了出來。走到床前,我叫了一聲爺爺。

他稍抬頭看了看我,沒有說話。

陪了一會爺爺後,我就去吃飯,飯還沒有吃幾口。

守在床頭的父親說爺爺不行了。

我趕緊放下碗筷去看。爺爺已走了,叔叔抱著他。永遠的走了。

爺爺走後,就必須為他辦理後事。

爺爺是死在我家,我家新蓋的新房子裡面。

父親叫放了鞭炮,在我們那裡,人死後就要放炮,等於是放信息,這樣的話,村里的人知道了,就會主動過來幫忙,為死去的人辦理後事。
Advertisements


炮放後,村里逐漸有人過來幫忙了。首先是把爺爺生前就製作好的棺材搬來,然後給爺爺洗澡,換壽衣,抬進棺材裡。

然後就是安排人去叫做法事的人來為爺爺做法事,超度亡靈。

在我們那裡,人死後村里人幫忙是不要工錢的,只是吃飯要吃喪家的。

幫忙的人多了,就要煮飯吃。

因為做法事,還有為爺爺做房子,傢俱什麼的都在我家裡。

村里幫忙的人就準備去我伯父家裡煮飯,他家在我家房子下面。

爺爺死去到爺爺進棺材都沒有看到伯父在場。

村里幫忙的人把煮飯家具什麼的準備好,在伯父家裡生火煮飯了。火沒有燒多久,伯父就從山上回來了。他就叫煮飯的人把東西搬開,叫搬到我家裡去煮。
Advertisements
村里人當然沒有聽他的話,畢竟他是我爺爺的長子。

沒多久,煮飯的人過來找我父親和我叔叔說我伯父用水把火淋滅了。

任村里人如何勸說,就是不准在他家裡煮飯。

說死去的爺爺是我父親和我叔叔的父親。不是他的父親。

因為伯父和我父親向來有意見,我伯父就是見不得我們比他好的樣子。
Advertisements


如果有哪一方面我家比他家強,他就嫉妒,眼紅,就會想方設法來算計你。

如果你處處弱於他的話,他就高興,他也來欺負我的父親。

我父親生來就是那種比較善良的人,他總覺得兄弟之間,沒必要這麼做。

可是我伯父把對他的忍讓當成了欺負的資本。

爺爺生前也一直對我父親說,叫他不要和他來硬的,能忍則忍,說我父親反正不是他的對手。說他會有報應的。

所以,伯父因為這樣,也總是懷恨爺爺,說爺爺是在幫我父親。

多少年來,他什麼都不給我爺爺吃,種了我爺爺那份田,卻不給任何東西給他吃。就連我爺爺去他家拿點柴來燒都會罵。他家的柴10年前的都有。就是不給。什麼都不給。

萬萬沒有想到,人死為大,作為我爺爺的長子,我的伯父,在我爺爺死後,不僅不在場,而且在他家煮飯吃,都倒水來淋滅火。
Advertisements


這種行為的確是太不孝了,不但是我父親叔叔,就連村里的人都看不下去了。

可是我伯父就像一頭倔驢,誰的話都不聽。

最後,沒辦法。伯父的女兒,我的堂姐,感到無地自容了。她自己親自守在那裡,燒火才把飯煮好給大家吃。
爺爺過世的第二年,2010年,我伯父從山上種田回來,在他家的旁邊,不小心掉進了溝裡,摔到腰了。
Advertisements


就只能在家裡歇著,做不了農活了。

沒幾天,他在他家的新房裡睡,房間貼了地磚,地面滑,加上身體的原因。又在家裡摔跤了。

這一摔,就挺嚴重的,再也站不起來了。

就一直在床上躺著。

一躺就是兩年多。到2012年就走了。

隔我爺爺死去的時間剛好三年。

所以在我村里,大家都在說,我伯父是被我爺爺接走了。來報復他了。

況且我爺爺生前也說過這樣的話,而且我爺爺對五行八卦,算命的事他也比較懂的。生前都是一直跟隨做法事的道教先生們一起幫他們打鑼的,在我們村里,哪位老人家去世,做法事都是我爺爺打鑼。

而且附近老人家去世也請他,在幾十年的耳濡目染中也學會了很多的。

不管到底是不是真的是我爺爺把我伯父帶走了,但是在我村里這成了大家說話的談資,也成了教育兒孫們孝敬父母的反面例子。
Advertisements


孝敬父母是天經地義的,不管父母做的怎麼樣,對你好不好。

人做了虧心事,遲早是要得到報應的,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Facebook 留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