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用攝像機拍下一群人從童年至中晚年的人生命運軌跡,有趣之餘,也能讓更多人規劃好人生軌跡。

今天推薦的這部紀錄片,就精準地解答了上面的問題,無論你是衣食無憂的款爺,還是每日奔波的蟻族,都能從紀錄片中看到自己的未來。

不賣關子——《人生七年》。 56 UP。
Advertisements
紀錄片原名《UP》,跟拍了一群孩子的成長,被稱為真人秀鼻祖,水准保持了49年,每一部都是9分以上。
Advertisements
英國BBC出品,一共8部,導演邁克爾·艾普特從1964年開始,隨機挑選了14個不同階層的孩子進行跟踪拍攝,每七年記錄一次:從7歲開始,14歲,21歲,28歲,35歲,42歲,49歲,目前最新的是56歲。
讓我們打開月光寶盒,先來看看1964年這幫孩子的童年。

先來看出生富人區的高富帥三人組:安德魯、保羅、約翰,三人在私立學校學習拉丁語。儘管只有7歲,但從他們三人身上已經能找到窈窕紳士的氣質,從三人的日常談吐也能看到社會精英的影子。當其他孩子還沉浸在王子與公主的故事時,他們已經開始通過《金融時報》《時代》來觀察世界了。
Advertisements
牛津、劍橋對於常人,可能需要窮盡青春才能抵達,但從他們嘴裡說出來,像是一種稀鬆平常的既定事實。
Advertisements
儘管甲殼蟲樂隊從60年代起開始席捲全球,但搖滾樂並不為高富帥所接受。不同於譁眾取寵的鍵盤俠,三個人對音樂的評論完全娓娓道來,有理有據。
儘管在“選舉”與“指定”哪個更高效的問題上意見不一,但高富帥三人組一致同意:階層高低是社會發展的必然現象。
Advertisements
有含著金湯勺出生的富二代,就有為生計奔波的窮矮搓。比如在福利院中長大的西蒙和保羅,他們完全出身底層,從小沒有父母呵護,靠在福利院做家務“混口飯吃”。
Advertisements
如果說最無奈的事情是出身好的人比你更努力,那最開心的就是卑微的人比你更頹廢。比如幾乎沒受過教育的西蒙,很自然的愛上了打架,每次看到街上起衝突他都會往人群裡衝。
而保羅則作為被施暴方則很無奈,長期的孤獨與被凌辱讓似乎讓他排斥周圍所有的東西,“不喜歡”成為了他的口頭禪。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沒有明確的家庭概念,甚至不想娶老婆。
相比於高富帥三人組,保羅和西蒙對未來一片模糊,沒有任何規劃。西蒙唯一的想法是在工作前四處遊蕩一段時間,走一步看一步,保羅甚至不知道什麼是大學。
Advertisements
當問起他們對富人的看法時,西蒙首先表示了解不多,接著籠統地概括了他概念中的富有,最後用一個簡單粗暴的精神勝利法得過且過。
此外,片中也有幾位出身中產階級家庭的小朋友,他們雖然沒有足夠的財力上貴族學校,但也被寄予厚望能考上好大學。
導演的初衷是想驗證,在英國,社會階級很難逾越,一個人出生的地方很大程度上決定了他的社會地位,二八定律、破窗效應讓富人越來越富,窮人依舊貧窮。

也因為揭露階層固化的動機,紀錄片一經推出就引來的極大爭議。有網友把該片譽為史上最恐怖的紀錄片,從7歲到56歲,故事像魔鏡一樣寓言成功!
搭上時光機,回到49年後,一起來看比電影還要殘酷的現實。

高富帥三人組已經心儀的完成了自己的職業理想,律師、醫生、科學家...他們以社會精英的姿態在攝像機前談笑風生,生活舒適車房必備、妻子也是有頭有臉有發言權的社會高層。
而之前提到的社會底層的人,比我們想像中還要淒慘,他們大多經歷輟學、失業、早婚早育、始終靠體力賺取微薄的收益支撐著生活。

比如上面提到的保羅,童年缺少關懷讓他一直孤僻,自卑始終是幾十年困擾他的問題,遺憾的是面對自卑保羅無力去改變,儘管有了家庭,但夫妻生活已經“不來電” ,一句“我愛你”雙方更難以啟齒。
比如打架王西蒙,儘管在21歲時他曾堅定的表示:不會在這裡(工作的冰凍廠)待太久。但7年後的他,依舊在這裡過著苟且的生活。
雖然他有過學習會計功課的願望,但不久後放棄了。 5年後的西蒙,依然沒有擺脫底層社會,重複著日復一日的體力勞動。更悲催的是,西蒙已經沒有了向上爬的動力,用現在流行的一句話說:最怕一生碌碌無為,還說人生難得可貴。
所以,到了中年和老年的交叉口,西蒙只能在憋悶的辦公室中反复抱怨。
故事講到這裡,似乎已經證明了導演初衷的正確性:悲慘的人一直悲慘,而幸運的人則更加幸運。社會就像一張披薩,鋪在最上面的奶油芝士屬於上層,中間的麵餅由中產階級負責,出身貧寒的人注定只能吃遺留的殘渣,從父輩傳到子女,這種格局無法打破。去年一篇《寒門再難出貴子》的帖子刷爆了朋友圈,也同時證明,這種現象並非英國獨有。
古話“龍生龍,鳳生鳳”的說法也得到了印證。
然而,導演拍完最新一部《56UP》之後曾說:以前我們以為自己能在生活面前扮先知,真傻爆了。因為在49年的紀錄中,打破社會壁壘,從社會底層化身高富帥的案例確實出現了,影片最大的驚喜來自尼克。
尼克來自偏遠農村,父母務農,他小時候的學校僅有一間教室。同保羅一樣,尼克也是不愛說話的寶寶,7歲、14歲的他非常內斂,面對鏡頭有明顯的緊張感。
但他從小就對物理產生了極度濃厚的興趣,出身貧寒的他要想擺脫貧困,走出農村,究竟該怎麼做?答案是學習、受教育。當被問到會不會接手農場,尼克斬釘截鐵地sayno。
於是他發奮學習,爭取到了獎學金,去了寄讀學校。 21歲時,他通過努力,考上了牛津物理系,成為了一名教授。之後的故事中,尼克說話做事變得非常自信,儘管後來經歷了科研失敗,離婚風波,但對物理學的興趣支撐著他的人生,從未被打垮。
有逆襲成功的人生贏家,就有不斷墮落的loser。影片中最讓人扼腕嘆息的人物,叫尼爾。尼爾出生自中產階級,不愁吃喝,童年開心,蹦蹦跳跳玩玩鬧鬧,很lively,眼神顧盼生輝。
自然,父母也給他做好了人生規劃,無論是大學老師亦或銀行經理,都是非常體面的職位。童年、青春期,尼爾都非常順利的度過。但轉折點出現在21歲,由於發揮失常,只能進入一個說得過去的阿伯丁大學,剛進入大學時,尼爾對專業還蠻有興趣,但很快就失去了學習興趣,不到一年,就退學了。
影片在描述尼爾落魄的同時,交叉剪輯了他童年的笑容,每次回放都引起觀眾陣陣心酸。其實考試失利僅僅是尼爾人生走下坡路的直接原因,尼爾並沒有完全坦白在14歲後失去奮鬥動力之前,他究竟發生了什麼。觀眾只能看到結果:輟學、出走、吃社保、成為流浪漢。
除了對社會階層的調查,《人生七年》也討論了婚姻、家庭對人的改變,特別是女性。

同樣有正反兩個例子。

蘇西出生優渥,從小有睥睨一切的氣質,通行的小伙伴對攝像機非常好奇,但蘇西卻一直強調自己“非常討厭這個節目”,嗯,典型的公主病。
有富餘的家庭撐腰,世間一切在蘇西眼中開始變得無所謂起來,她覺得人生、家庭毫無意義,受父母離婚影響,蘇西在21歲的時候明確對婚姻表示悲觀。
但蘇西在28歲嫁給一名律師後,開始得到家庭和婚姻的澆灌,內心的冰冷開始融化,氣質也從小時候的高冷,慢慢變得知性起來。
但出生一般的傑克則走上了相反的道路,事業上沒有重大突破後,隨隨便便結了兩次婚,分分合合後留下幾個孩子,孩子們同樣沒有上大學,從事著不好意思說出口的工作,而中年傑克遭遇健康危機,只能靠救濟金勉強度日。
最左邊的是傑克,我們可以明顯看出她臉上笑容正在消逝。

《人生七年》講述了成長,我們每個人都能從電影中找到自己,那麼你是否還記得7年前自己的模樣和想法呢?
看到最後,小編心生感慨,沒有人可以抵禦時間流逝,歲月在我們每個人臉上打磨出應有的樣子。

人生就像多米諾骨牌,一旦開始,就沒有回頭路。

今天的模樣決定著明天的狀態,這部作品早一天看早一天領悟,今後的人生,需要你自己操盤。
Facebook 留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