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仁是個做小買賣的,幾十年辛苦奔波攢下一點錢。本以為日子能好過點,沒想到起了兵亂,家宅被毀。於是拖家帶口逃難,來到離家幾百里外的一個山村,看這裡民風淳樸,治安也好,就決定把家安在這裡,過點安生日子。

幸虧兜里還有幾兩銀子,在村民的幫助下,買到個帶幾間老屋的小院子安頓下來。這院子本是村里一個叫李義的,前幾年因為母親生病被拖累了,連老婆都沒娶上。母親過世後,為歸還看病欠下的錢,就把家傳的宅子賣了去外村打長工了。

王仁一家簡單收拾收拾就住進去了。過些日子,看看院子裡還有點空地,王仁就決定蓋個豬圈,買兩頭豬讓妻子養,賣了也能貼補家用。於是,他就帶著兩個兒子挖土,打地基。挖著挖著,猛聽到一聲脆響,細一看,竟是一隻寬口的陶瓷壇子。王仁小心翼翼地挖出來,打開一看,一家人不由瞪圓了眼睛——滿滿一壇,全是銀元!
Advertisements
王仁顫抖著手拿出一塊,咬了一下,是真的。 “爹,我們發財了!”大兒子高興地壓低聲音叫著。王仁一開始也驚喜交加,可再一想,他嘆了口氣:“傻小子,這不是我們的,是賣給我們院子的李義家的。”二兒子一愣:“爹,這院子他賣給我們了,裡邊的東西就是我們的。”大兒子和妻子也在一旁點頭。
Advertisements


王仁說:“我早就打聽過了,這院子是李義家祖傳的,據說他祖上很富有,這只是一處偏宅,後來遭了事,敗落了,才搬到這裡,這應該是他祖上埋的。這李義是個大孝子,為了生病的老娘花光了家裡的錢,最終把宅子賣了。要是他知道這裡有銀子,能賣嗎?可他就是不知道,這也是他的,不是我們的啊。”

妻子和兒子們沉默了,王仁接著說:“不是自家的東西,拿了,心裡不安穩。”然後他笑笑,看著妻子和兒子說:“我相信,憑咱們自己的雙手,也能過上好日子,還安心,有啥不好?”

妻子嘟囔了幾句,兩個兒子也滿臉失望,但終歸拗不過他,還是去外村找到李義,跟他說了事情的經過,並讓他把銀子取走。

李義簡直又驚又喜,也不敢相信會有這樣的好事和好人,等到他拿到那一壇白花花的銀元,不由撲通一聲跪在了王仁的面前。王仁趕緊把他攙扶起來。李義要跟王仁平分銀子,王仁說什麼也不要。
Advertisements


李義拿著銀子,千恩萬謝離開。

王仁照舊挖好豬圈,養豬種菜,兒子們則去幫人放牛,上山打柴,一家人辛勤度日,雖然苦,卻也其樂融融。
忽一日,李義來了,竟帶來一紙地契,說是送給王仁的酬謝。原來,李義在打長工的時候,就與東家的大小姐相好,可一窮二白,哪有資格開口呢?拿到祖傳的銀子後才有底氣去提親,東家很痛快的答應了。因為東家沒兒子,就讓他做了上門女婿,成了萬貫家業的繼承人。為感謝王仁,他買了兩畝地,送給了過來。
Advertisements


王仁再三推辭,李義說:“王大哥,如果不是你,我現在還在打長工,只能孤苦一生,哪有今天的日子?你若不收,我就不起來了!”說完就跪在了地上。王仁趕緊把他攙扶起來,實在推辭不過,也只能收下。從此後,兩家就如親戚般走動。

說來也怪,從此後,王仁家的運氣一天比一天好,做什麼都很順利,日子很快發達起來。兩個兒子相繼娶妻生子,兒媳也都很賢惠,一大家子過得紅紅火火。王仁因為宅心仁厚,在村里威望漸高,同輩尊重後輩仰慕。八十歲過世時,已是四世同堂,家大業大。

李義的兒子喜讀兵書,酷愛武藝,便離家參軍為國效力,逐漸便和王家斷了音訊。

多年後,王仁的兒子們都鬚髮斑白了,卻有一個讀書的孫子因為一篇文章得罪了當朝權貴,竟面臨滿門獲罪的局面。正當衙役們凶神惡煞地衝過來包圍了王家的宅院,一個將軍帶著兵馬出現,驅散了衙役,解救了王家。那就是李義的兒子,是聽到消息後趕來的。他時刻記得父親講過的王家對自己家的恩情。在他的斡旋下,王仁全家平安,孫子也毫髮無損。
Advertisements
多年前王仁的一個善舉,不但成全了李義,也為自己的後代留下了福澤。
Facebook 留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