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劃過我的臉頰,北風肆虐的刮著,我本能的把衣服裹緊了一些。

我多希望從這冰冷的世界找到希望,找到屬於我的父愛母愛。

我的心並沒有什麼不同,在理解與關愛被冰封的世界裡,我已習慣獨自品味冬季的蕭瑟寒冷;

我和你們並沒有不同,其實我的心更容易碎,只是我將那份憂傷早已埋葬,
Advertisements


埋在很深很深很深的地方,那個地方叫“心靈的憂傷”,不願提起,但是卻又無法忘卻……

八歲那年,從小把我捧在手心裡怕摔了,含在嘴裡怕化了的父親因為雪地太滑,

滑進路邊的水溝裡,再也沒有爬出來。當爺爺帶人找到父親並把父親從車裡拖出來的時候,


父親早已停止了心臟的跳動。當母親看到成了冰棍的父親時,整個人都是傻了的,

只是重複著“不是囑咐讓你開車小心點了嗎?,你看你凍壞了吧!”

母親說著就開始在炕上鋪開被褥,把父親抱進了被窩裡,母親不顧眾人的眼光,

自顧拖去棉衣緊緊的摟著父親,給父親暖和著身子!任由別人再怎麼掰開母親的手都沒有掰開。

奶奶哭成了淚人,斑白的頭髮一夜之間成了白髮蒼蒼,
Advertisements


我不知道奶奶這一夜經歷了怎樣的悲痛才熬了過來,

尚不懂事的妹妹一會爬到炕上摸摸爸爸的臉說“爸爸!快起來,和我出去堆雪人啊!爸爸!”

妹妹試圖把父親喚醒,但是父親卻始終沒有睜開眼睛,再也沒有睜開眼睛看看他舍下的年邁的父母,老婆和兩個孩子。


母親整整的不吃不喝抱著父親暖和了三天,就在我和妹妹搖著她的身子說餓的時候,

母親才掙扎著從被窩裡爬出來,剛一下炕就摔倒在了地上,母親顧不上疼痛,

給父親掖掖被子“你多睡會吧!等會我給你做你喜歡吃的熗鍋麵條來。”

趁母親跌跌撞去給我們做飯的空隙,爺爺背起床上的爸爸說

“兒啊!讓爹再送兒子一程吧!我背你去老屋,去兒你出生的地方!”
Advertisements


爺爺背著父親去了老屋,母親端著麵條找父親起來吃飯的時候,

見父親不再,隨即問我“麗,你爸呢?出去也不說聲,快去喊他回家吃飯!”

看著母親變成那個樣子,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失聲痛哭!

我跑到大門外聲嘶力竭的大喊著“爸,爸爸!回來吃飯,回來吃飯了!”喊一聲血淚漣漣,喊一聲肝腸寸斷。


父親入殮後被放進了棺材,放進了那個窄小並密不透風的棺材,父親拼搏了大半輩子,

只得到這個棺材,母親呆滯著眼神坐在父親的棺木旁,一滴眼淚都沒有,

小姨勸她哭出來就好了,但是母親始終頭靠在棺木上,一語不發。晚上,我夢到父親,

他對著我說他好冷,讓我給他多加衣服,讓我照顧好妹妹!媽媽有他來照顧。
Advertisements


我問他去哪?他說會回來看我的!我去拉爸爸手時,爸爸卻消失不見了!

驚醒後才知道自己已經哭了好久,再找母親的時候,已經消失不見。

天亮後,奶奶過來找母親過去老院吃點飯,但是卻不見了母親。

鄉親們圍著村找了一個遍,始終沒有看到母親。

第三天,父親下葬的日子,但是母親還沒有出現,人們開始訂棺木,

當人們想抬起棺木的時候,卻感到從未有過的沉重。鄉親們都說“這是不願意走啊!”

奶奶就在棺木旁燒著紙念叨著!在奶奶的禱告聲中,棺木終於被抬了起來!

父親下葬後,家里人繼續尋找著母親,妹妹接過一句話說“爸爸說媽媽由他照顧,

讓我聽爺爺奶奶的話!爸爸牽著媽媽手走了! ”爺爺使勁吸著那棵大煙袋,
Advertisements


在幽暗的屋子裡忽明忽暗,我分明看到爺爺的眼尖湧出了淚水。爺爺吸完煙,

什麼都沒有說,拿起身邊的鐵掀和就去了外面,奶奶怕爺爺出什麼事情,就讓我跟著爺爺,看爺爺去做什麼。


爺爺徑直去了父親的墳墓,到了後給父親燒了些紙。一語不發的就挖著兒子的墳墓,

當爺爺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打開棺木時,直接癱坐在了棺木旁,我探過身去,

看到母親蜷縮著身子躺在父親的懷裡,母親跟著父親走了!就這樣跟著父親走了!

爺爺強忍著淚水,訂好棺木,用手一下又一下掩埋著父親母親。

爺爺不讓我哭,更不讓我對外人說。我和爺爺天亮才趕回家,妹妹總是摟著爺爺的脖子問媽媽爸爸去了哪裡?
Advertisements


爺爺總是說“出去打工掙錢給你這小饞貓買好吃的啦!”

在這寒冷的深夜,母親跟著父親靜靜的走了,淚水掛在我的眼角,已經成冰。

偶爾落下,會有啪的聲響,砸在自己的心頭,十分清晰,清晰的讓人難過。

只有我知道,母親那是跟著自己的真愛走了。 。 。 。 。 。
Facebook 留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