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花從外面晨練回來,到家時已經快8點了,一進門就聽老公張樹林道:「你等下出去買點菜,剛才你爸媽打電話來,說今天中午過來看你,11點鐘會到汽車站。」

圖片來自網路與文無關

 

翠花一聽自己父母要來,心裡不知道有多高興,立刻忙上忙下把屋裡打掃得乾乾淨淨,然後急匆匆出屋買菜去了。

Advertisements

10點半左右,翠花買完菜回來。張樹林連忙到廚房幫忙洗菜,一看雞鴨魚肉是樣樣俱全,不禁笑道:「怎麼買了這麼多菜呀?」

翠花卻有點不高興了說道:「你是不是嫌我買多了?爸媽從小把我拉扯大,省吃儉用,有好吃的都是先留給我,我的爸媽就是你的爸媽,現在不報答他們還等什麼時候報答……」

張樹林連忙點頭笑道:「是,是。」

過了一會兒,翠花看了看錶說道:「10點半了,你快去汽車站接我爸媽去。」

張樹林為難地說道:「汽車站不是有到我們這的公車嗎,下了汽車站就有啊,很方便的,我已經告訴他們怎麼坐車了。」

不料翠花聽后,火冒三丈,說道:「雖然這趟公車很方便,可我爸媽好不容易從鄉下來一趟,年紀也大了,你居然忍心讓他們擠公車,想我小時候好幾次,爸媽都頂著風雨來學校給我送傘……」翠花說著,眼淚就要掉下來。

Advertisements

張樹林看妻子真的生氣了,只好出去接岳父岳母,一邊走一邊笑著說:「老婆別生氣,我逗你玩的。」

 

張樹林走後,翠花也開始做起菜來,就等著爸媽來。11點半的時候菜已經差不多做好了,擺了滿滿一小桌子,香氣瀰漫。

就在這時候,門鈴『叮咚』的一聲響了。

翠花知道是老公接自己爸媽來了,立刻歡喜地去開門,就在打開門的那一剎那,翠花怔住了,好一會兒才笑道:「爸,媽,你們怎麼來了,快,快進來。」

原來,來的不是翠花的爸媽,而是翠花的公公婆婆。

公公婆婆滿褲腿的山泥,看來是起早趕來,被露水打濕,手裡提了一個大袋子。

翠花熱情地招呼著公公婆婆,但明顯可以看出她那份喜悅的情緒已大不如前。對於老公的小伎倆,翠花只好心照不宣。

Advertisements

圖片來自網路與文無關

 

老人家住不慣城裡,吃了飯就呆不住,說要走,兩口子留不住,就把他們送到了汽車站。

回來的路上,翠花終於忍不住問了,看上去非常氣憤:「你不是說是我的爸媽要來嗎?你耍我是嗎?」

張樹林笑道:「老婆,對不起啊,如果我不這樣說,你還能買這麼多菜嗎?你還會讓我親自去接他們嗎?他們是我的父母,小時候也曾把好的都讓給我吃,也曾冒著風雨到學校給我送傘……你和我說過,你的爸媽就是我的爸媽,那我的爸媽也應該是你的爸媽。」

Advertisements

翠花默默無言,原來就在兩個月前,公公婆婆也來過城裡一次,翠花說城裡菜貴,反正鄉下人習慣了粗茶淡飯,就沒買什麼菜。當張樹林提出要去汽車站接爸媽時,翠花又以最近汽油漲價為由,讓他們自己擠公交車……

兩人說著說著就到家了,張樹林笑道:「你猜我爸媽給你帶什麼來了。」說著,提過蛇皮袋子又道:「記得上次我爸媽來的時候,聽你說喜歡吃棗子,我鄉下老家剛好種了兩棵棗樹,今日天還沒亮,我爸媽特意在樹上挑了一批早熟的給你送過來。」

雖然是普普通通的棗子,此刻的翠花想著自己之前的所作所為,不禁又是後悔又是感動。

但還有一件讓她更後悔的事情是她老公不知道的……

「下個月,叫你爸媽還來,我也有東西要送給他們。」翠花突然說道。

Advertisements

「什麼東西?」張樹林好奇地問。

「等下次你爸媽來了,你自然知道。」翠花狡黠地笑道。

原來,翠花以為這次是自己的爸媽要來,早就準備好了一個大紅包,但當她看到是公公婆婆時,那個紅包一直不捨得送出去。這個紅包就是翠花下次要送給公公婆婆的東西。

「你看這是什麼?」張樹林突然從口袋裡抽出一個大紅包,搖了搖笑道:「我爸媽剛把油菜籽賣了,這錢說先給我們還房貸呢。」

Advertisements

圖片來自網路與文無關

 

翠花接過紅包,一摸,薄薄的並沒有多少,但此刻,她已經潸然淚下......

其實不管是岳父岳母,還是公公婆婆,你的爸媽就是我的爸媽,我的爸媽也是你的爸媽,不管你的身份是丈夫還是妻子,都應該一視同仁去孝敬他們哦。

Facebook 留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