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芳的命很苦,在她七歲的時候,娘因病故去了。

在送娘走的那幾天,春芳哭得沒有了眼淚。許多人看著這個單薄的女孩兒,也禁不住掉下淚來。

從此,春芳變得少言寡語,情緒也越來越低落。春芳爹看著孩子這麼難受,卻沒有能力去安慰,心裡就像倒了一桶開水那麼難受。

Advertisements

春芳家在農村,有個很大的院子。

一天,正當父女兩個相對無言的時候,門忽然被擠出一道縫隙,探頭探腦地露出一個頭來。

原來是一條金色小狗。這隻狗體型不大,眼睛卻異常明亮。牠擠開門,徑直朝爺倆跑過來,到了他們跟前,汪汪叫了兩聲,就坐在地上,靜靜地看著他們。

Advertisements

春芳的爹心情正不好,看到狗賴在他家,氣不打一處來,「沒想到這狗見我們好欺負,也來看熱鬧。」

想到此他抄起一隻木棒就朝那條狗打去,小狗努力躲閃仍然被木棒掃了一個跟頭。

小狗嗚嗚叫了幾聲,沒有走的意思。見春芳爹要繼續追打,小狗竟然躲到女孩兒身後。

春芳一把摟住小狗,「爹,別打牠了。就讓牠留下來和我作伴吧。」

Advertisements

「孩子,如果你想養,我給你買最好的狗去。這條狗來歷不明,還是不要的好。」她爹柔聲說到。

「不!我就要牠。爹,你看這條狗的眼神,是不是很熟悉?我感覺牠,非常像媽媽——」說著說著,春芳的眼圈又紅了。

看著女兒淒楚的目光,春芳爹的心登時軟了。他放下木棒,卻沒敢看小狗的眼神,「既然你喜歡,那麼留下就留下吧。」

春芳一把將小狗摟在懷裡,眼淚嘩嘩地流下來。

說來也奇怪,那隻小狗好像通人性,嘴裡嗚嗚叫著,臉不住地在春芳身上蹭,似乎是多年未見的親人。

從此以後,這隻小黃狗就在春芳家住下來。春芳走到哪兒,牠就跟到哪兒,似乎用自己全部的精力在保護春芳。

Advertisements

有時候春芳在外邊玩耍,受了大孩子的欺負,這隻小狗會怒不可遏地衝過去,嚇得那些壞孩子連滾帶爬。

天氣冷了,小女孩兒該穿厚衣服了。春芳的爹雖然疼愛她,不過只能給她多賺錢,在生活上畢竟是門外漢,經常丟三落四的。

立冬那天,看著小女孩兒單薄的衣衫,小狗忽然汪汪叫了兩聲,跑到衣櫥的最裡邊,那裡是春芳媽媽留下的遺物。

春芳也好,他爹也好,看到這些東西總是忍不住掉淚,因此就把這些東西放到一個不起眼的衣櫥,根本沒有勇氣去翻看。

小狗來到衣櫥邊,用嘴去叼一個包裹。

春芳福至心靈,通過這段時間的相處,春芳感覺似乎和小狗的心靈相通,小狗雖然不會說話,可是許多動作,許多眼神,都像極了曾經的媽媽。

Advertisements

春芳拿過包裹,打開一看,裡面全都是嶄新的衣服。這不是媽媽的衣服,也不是春芳曾經的衣服,而是一件比一件大,是春芳媽媽給她做的很多衣服,一直做到她長大成人。

春芳的眼圈又紅了,對著小狗說,「媽媽,你放心吧。我在人世間過得很好。」

讓人驚異的是,眼淚竟然從小狗眼眶中,流了下來——

Advertisements

Facebook 留言版